枯枝残唱

氪金并不能给我带来快乐

挑了9张卡面给太太们作壁纸用,还有一些个人觉得不好看或者双人卡面不想截(不喜欢狗叠文案塑造的女主)
游戏已卸,再喜欢纸片人我也是要脸的,不想再给一个骂玩家是猪精死肥宅的垃圾公司送热度送钱。惹怒玩家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给个巴掌再给个甜枣,毫无限度消费玩家。第十张充值条,之前干的破事骂过忍过还抱有希望该氪的也氪了,这次和人身攻击无异无法原谅
最后祝垃圾狗叠早点凉凉进垃圾桶

纪念一下首次一周1200环…也是肝疼

起因:复习电路没空玩手机(ಥ_ಥ)          另外各位夫人扩列互送体力吗_(:3」∠)_!ID:300208212

fine…70抽了还是没有限时白起sr,抽空撸一篇BE,女主白起必须死一个【

占tag来立flag…四十多抽就是没白起限定(ಥ_ಥ)还有200钻再抽一发,出谁的sr以上新卡写谁的粮,出限时白起就写两篇

抽完了

一张李怼怼重复R卡…

就是!没有!灼灼光芒!我看不开!!!

再他妈不出货把你写上许墨解剖台哦!!!!!

断更一周(ಥ_ಥ)这周我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快累死了

【德哈】如你所愿_03

_(:_」∠)_文中提到的案件记录容我再写写放在这篇下面,懒癌发作还没写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马尔福,醒醒,马尔福……”

  德拉科挣扎着抬起沉重的眼皮,他看不清,光太刺眼了。光暗交织的景象中他看到一抹绿,那鲜活得像沙漠里旅人久别重逢的绿洲。

  他缓了缓,再次睁开眼睛,混乱杂糅的色块拼凑出病房的模样,而那抹绿,揉进了眼前人的眸子。

  是哈利。

  “波特?发生了什么?”

  “你发高烧晕倒了。我按纸条上写的去找你时,发现你躺在地上。”哈利揉了把凌乱的黑发,眼神飘忽不定,他决定不告诉马尔福在背他去校医院的路上因为体力不支摔了他三回。

  德拉科盯着哈利手足无措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他的左手为什么疼得像断了骨头。

  “哈利……”

  “嗯!?”哈利猛地抖了一下,转过头假装对窗外落雪的树枝很感兴趣,甚至忽略了马尔福比往日更为亲密的称呼。

  反应很令德拉科满意,不过他很快就敛了笑意,还有正事要做。

  “波特,写一份关于这次追缴魔镜的详细记录。我需要了解一下这个该死的镜子。”

  “没问题。”哈利回过神,“给我十分钟。”

  哈利掏出羽毛笔和牛皮纸——理论上傲罗不能泄露这些,不过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不过我想你现在需要休息。”

  “当然,”德拉科伸手拿了个青苹果啃了起来,“所以就都拜托你了,傲罗先生。”

  哈利瞪了他一眼,提笔开始记录,他不和一个病号计较。
  
  
  十分钟后,德拉科接过这份记录。

  “波特,你的字还是这么丑。”

  “那就用你漂亮的花体字抄一份!”

  德拉科摇摇头不说话,开始认真阅读。

  “经追查发现,魔镜曾造成10人失踪……看来你我会给这个数字添上一笔。”德拉科嗤笑一声,“波特,这种黑魔法物品你为什么要随身带着?”

  “呃,其实是帕金森小姐让我这么做的。她说这个魔镜的制造者是个纯血统巫师,像马尔福这样的古老巫师家族可能有相关藏书。所以,我想你可能知道。”

  “潘西?”德拉科皱了皱眉,他觉得潘西没对波特说实话,她也是纯血统出身。而且,她很聪明,曾经发现了德拉科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为这个秘密,德拉科怀疑潘西这么做是别有用心。

  “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他不想计较潘西的小把戏,当务之急是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从潘西说的线索入手,今晚去禁书区翻找这种空间魔法,用你的隐形衣。”

  “可以,不过不是今晚。”

  “哦梅林!只是发烧而已,我不会因为多走几步路就去追随死神的。”德拉科烦躁地挥了下手,他觉得波特太小题大做了。

  “谁他妈关心你会不会死,”哈利狡黠地眨了眨眼,怎么看都不像在生气,“只是我明天才会收到这件礼物,明晚八点三楼走廊见。”说完他就溜出了病房。

  “操你,波特。”德拉科狠狠地瞪着波特远去的背影,琢磨着今晚要不要想办法溜进格兰芬多塔楼,等着偷走波特的隐形衣。

  说实在的,他以前一直很嫉妒波特有隐形衣。

TBC

 
(假装这里有案件记录)

【德哈】如你所愿_02

 (ಥ_ಥ)还在卡!文笔太废了写不出来

把一篇掰成0203分着发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12年7月发生妖精暴乱……”

  原本还浑浑噩噩的哈利猛然惊醒——一个合格的傲罗不允许自己在陌生的环境中毫无防备。哈利抬起头,眼睛眯成一条缝,像受惊的野猫一般警惕地环视四周。

  很快,他瞪大眼睛,明亮的绿眼睛蒙上一层薄雾。

  他居然坐在霍格沃茨的魔法史教室里!

  宾斯教授一如既往地用干巴巴的语气讲述枯燥乏味的历史,周围的同学大多趴在桌子上昏睡不醒,仅剩几位以赫敏为首的优等生还能抵抗睡意的侵扰,他们的眼皮也在不住地打架。

  “这段暴乱最终以妖精被迫的妥协作为结局……”

  哈利从书包中胡乱翻出了一本《标准咒语,初级》,这说明魔镜把他送回了一年级。他想马尔福也是,不过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

  “战争规模浩大,夺走了很多人的性命……”

  “这也让弗伦娜·拉文克劳的爱情变成一场悲剧——她的恋人战死于这场战争……”

  哈利不由抽了抽嘴角。他回想起生前爱情不得善果死后变成幽灵还被汤姆里德尔坑蒙拐骗的海莲娜·拉文克劳,拉文克劳的情路似乎都那么坎坷……

  “她的爱情故事随这段历史流传至今,但与战争相比,这不足为道……”

  或许是宾斯教授的声音里真的掺入了催人入眠的魔法,或许是前几天昼夜不分追缴镜子碎片的日子让傲罗先生过于疲惫,不管是什么原因,哈利脑中绷紧的弦蹭的一下就断了,他趴倒在桌上沉沉睡去。

  “混蛋马尔福……”哈利半梦半醒中责备着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
  
   
  事实上哈利无需寻找德拉科,因为他下午要和同级的斯莱特林一起上魔药课。

  在课前的几分钟内,学生们纷纷谈论即将到来的圣诞假期。乱作一团的教室无疑会是哈利找寻德拉科会晤的完美掩护。

  哈利四处乱扫的目光与德拉科相撞,德拉科略微点了点头。看来,这是哈利所想找到的治疗师先生——一年级的马尔福才不会平和地向他示意。

  “我不知道你们空无一物的大脑怎么给你们一节课完成药剂调配的信心。”地下教室沉重的木门被推开,学生们忙闭上嘴,偷瞄着斯内普走进来,“收起那堆犀角粉末,隆巴顿,它不是你的脑子需要你随身携带。”

  哈利笑着看向斯内普,自他去世后哈利一直很怀念这位勇敢的斯莱特林。

  “看来隆巴顿的愚蠢能衬出波特先生过人的智慧,波特你为什么不提醒隆巴顿这堂课不需要犀角粉末还嘲笑他呢?因为你,格兰芬多扣五分。”

  还是这么惹人生厌。

  这堂课哈利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和德拉科搭话,哪怕德拉科忍着一众格兰芬多的白眼坐在哈利右边。

  因为罗恩错把狮子鱼脊椎骨粉末称了两盎司放进坩埚,他的药剂从正常的淡紫色变成难看的棕黄色。斯内普站在哈利这组桌子旁,要罗恩复原这锅失败品,并亲自监督以防万事通小姐提供帮助。

  而德拉科作为斯内普的得意子弟,理所当然地作为正面教材被拿来与罗恩对比。

  他做的确实称得上完美,哈利斜眼偷瞥着右方,圣芒戈首席治疗师的荣誉不是浪得虚名,他的魔药天赋很高,只是以前的哈利总戴着有色眼镜看待马尔福。

  他看见苍白纤细的右手匀速起落,手中的银刀切出形状相同的茎块和薄厚一致的切片,就像精准度量过一样。他低着头,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灰蓝的眸子让人看不真切……

  “波特,上课走神,格兰芬多扣五分。”

  哈利回过神来,眼角的余光告诉他马尔福笑了。

  “傻宝宝波特。”几不可闻的声音飘进哈利的耳朵。
   
    
  一节课没找到机会搭话还被疯狂扣分,指望这头蠢狮子果然是错的。

  下课后德拉科蹭着哈利的肩膀路过,偷偷塞了纸条给他。克拉布和高尔都去享受假期前在学校的最后一餐了,很好,一年级那个虚荣心旺盛的小鬼才需要跟班,他可不需要。

  他快步走向猫头鹰棚屋,寄一封信给父母告诉他们他改变主意不打算回家过圣诞了。

  目送猫头鹰消失在灰白的雪空中,德拉科内心里又抑制不住地涌起焦躁和不安。自从他醒来,他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困在漫无天地的黑暗中,不知道四周有什么,也不知道出路在哪里,就像一条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

  也不知道他和波特是被传回了过去还是一个平行空间,他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不是真的有“父母”需要他的回信……

  他越想越头疼,感到一阵晕眩,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只余无尽的黑暗。

TBC

【德哈】如你所愿_01

来自 @章鱼派哥 的点梗w感谢太太的支持!

(另:整个脑洞都是太太想哒_(:3」∠)_我是填梗的)

--------------------------------------------------------------

“You scared,Potter?”

“You wish.”

  哈利怒视着他的治疗师,咬牙切齿地吐出这句话。

  灼灼的目光胶着在德拉科身上,似乎要烧出一个洞来——可这并不是一个美妙的想法。在德拉科专注于处理伤口时,哈利也不得不承认,那被阳光柔软的眼眉和优雅的动作,让这个斯莱特林混蛋看起来像是希腊神话的神祗。

  没等哈利为这幅景象愣神一秒,德拉科脸上就爬满了不符神祗身份的嘲讽神色,“所以说现在的太平盛世已经让伟大的救世主丢了脑子吗?居然会犯直接接触黑魔法物品的低级错误,而且造成了——物理性划伤。”

  “我没碰它!我——”

  “难不成你还要指控这些碎片是自己跳起来攻击你的?”德拉科皱了下眉头,用魔杖指挥着一堆镜子碎片漂浮在空中。阳光在上面折射出七彩的光,其中几片还映着哈利的血。

  哈利张口刚要在说些什么,眼前的景象让他一愣——一道光划过德拉科的脸颊,留下了一抹血色。

  显然德拉科现在的表情精彩非常,这也委实能让哈利嘲笑一番。不过他没机会了——这堆碎片泛出异样的光芒,像里德尔的黑皮日记一样,硬生生地把两人扯进未知的镜中世界。

  “我没碰它……”哈利昏迷前听到这个臭白鼬如是说道。

TBC

—————————————————————————
_(:3」∠)_德哈新生文废一只,欢迎捉虫,日常ooc【重新修了下排版qwq敲完的和发出来的差好多。